桃园村
分类:文史春秋 日期:2015-10-19 统计:1959

桃园村

宋立嘉

桃园村隶属于青岛市李沧区虎山路街道。其东为险峻的窗户棱子山,西是连绵的老虎山,北依丹山岭余脉,南接上王埠村,是李沧区最北面的村庄,且与城阳区接壤,距李村4.7公里。该村三面环山,山势连绵起伏,或突起兀立,傲视苍穹;或墩壮平缓,雄浑厚重;或怪石嶙峋,姿态万千;或松林遍布,峰峦尽染。该村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李王公路、308国道和青银高速公路都从村周边经过,然后通过后山的山梁口通向四面八方。村里现有土地200余亩,山林1400余亩。清朝顺治年间,毛氏由王连庄迁此立鸟瞰图毛家岚子,后又以涧为村命名艾儿涧。由于此名不雅,一度改为卧云村,1934年缘以村周围多桃树改为桃源村,后演变为桃园村。

桃园村有纪、毛、王三大姓,也有李、徐、陈、毕等姓。占产户是毛姓,据本村毛氏族谱载:“毛氏于明(朝)永乐二年由云南迁即墨王连庄至太世祖第四支毛忠本来此建村。”后纪氏第十世祖由城阳大北曲迁来。青岛有四大姓之说,即“海西矫、夏庄栾、北曲纪、皂户袁”,桃园纪和北曲纪是同宗。后王金成从姜哥庄迁来,逐渐形成多姓村。

从桃园村朝东去,就是窗户棱子山,这山是石门山脉的一座山峰,也是李沧区和城阳区的分界线。因为山顶岩石如一根根石柱,很像以前老辈糊窗户纸的窗户棱子,故名。窗户棱子山分大窗户棱子山和小窗户棱子山,西面的为小,东面的为大。有修好的山路可通窗户棱子山,山上有几个景点很值得一看。第一个是天马槽,据传,这石槽是专门为天上的神仙下凡时喂马用的。一块天然造就的石槽,宛如人工雕琢而成,让人看了赞叹不已。第二个景点是石门,此处的石门涧就是因此而得名,石门虽不算太大,却有欣赏价值。第三个景点是“要儿石”,山顶上几块石头酷似儿童或爬或跪,或站或立,在玩耍、打闹嬉戏。传说,旧时周围村民有企求多生儿子的愿望,常不畏艰苦,攀登到这里,看中哪个孩子,就在心里祈祷,回去后果然会生个儿子,这儿现在成了有名的景点;也有这样的传说,以前当地几个村庄的农民们结婚后,都想要一个男孩,他们便在家里点上3炷香,许个愿,然后在山下捡上3块小石头,来到要儿石下,让女人将3块小石头逐一扔到要儿石上的一个小石坑里。能将小石头扔进小石坑里的,就会生儿子,扔不进去的,便会生女儿了。不管怎么说,这里风景还是很美丽的,游人爬山至此,欣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许下美好愿望,自然是件乐事。在悬崖处石壁上还有要儿石的石刻,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在这里还有个“头(当地发音dòu)枕崮”,那里有一块很像睡觉用的枕头样子的岩石,惟妙惟肖。从要儿石西下,有一条长涧,在这条涧里有一道长30多米的瀑布,名叫“响水流”,雨水大的时候,在村里就能听见声响和看见瀑布流水的闪光。瀑布虽然很壮观,但由于林深山陡,却鲜为人知。瀑布下有清澈的潭水,哗啦啦地流向山下。由于水源充沛,涧里长满了酸枣树,要是有人误进里面,带刺的树枝拉拉扯扯,那可就狼狈不堪了。

顺涧而下,山色奇秀,上游山势狭窄,水自山内奔腾下泻,山涧里的巨石被冲刷得光滑无比。在涧里蹦河谷,成了近几年流行的运动。踩着巨石,蹦跳前行,个中刺激、有趣的感觉只有亲自尝试过了才能体会。顺着流水,满目的青山,潺潺的流水,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累了就脱掉鞋,和泉水来个亲密接触,高大的树木会适时撑开绿伞,让你分不清这是人间还是仙境。经过千百年的冲刷,河谷里的石头都磨得没有棱角,浑圆光滑,默默地守候在这里,水在石下肆意地流淌,人在圆石上蹦来蹦去,蹦着蹦着,突然小山一样的巨石横挡在河中央,上不去,转不过,绕不通。就要以为到了绝路的时候,顺流水的声音寻去,竟然有洞在石中,钻过去,有更好的风光在面前。青山如屏,树荫如盖,阳光在枝叶间洒下点点碎花。

山下平坦处是1952年建的103基地,是有名的物资局化学危险品仓库,过去储藏了很多炸药和其他危险品,周围密闭的铁丝网还能看出其岁月遗痕。如今这里部分被利用起来做了公墓,过去的房子很多都已经坍塌,唯有高大粗壮的树木还在这里坚守。其实这里是上王埠村的地,103基地的北坡才是桃园村的地方。还有一个203基地则完全占据桃园村的土地,1965年建成,一部分是外贸食品仓库,一部分是医疗器械仓库。这些代号的后面隐藏着很多过去的秘密,很多年过去了,代号依旧,秘密却随着时间灰飞烟灭。

窗户棱子山北面是云头崮村,霸王台水库在山上看起来像明珠一般,霸王台遗址被水四面包围,孤岛一样漂浮在水中。窗户棱子山南和卧狼齿山连接,在山梁上东去可到太和峰和霸王寨,从山上看,“姜公背姜婆”如在眼前,山梁上有路还能到玄阳观和三清洞,如果体力好,可经石门山到华楼山。

桃园村的北面叫北山,北大涧以北现在是城阳云头崮村。1955年农业合作化,云头崮村在桃园村的北山种树,树是云头崮村的,山是桃园村的,为此两村一直争论不休,到20世纪80年代,因为都属于崂山县地域,县领导把桃园、云头崮、瑞云三村领导找到一块,重新划界。

新中国成立前,桃园村没有学校,仅有一个私塾,有3间房,只学国语,教材轮换着用,那时候学生对书纸很敬畏,都是互相传着看。20世纪30年代,上王埠村建立农村公立小学(称上王埠小学),从此孩子们开始到上王埠村上小学。不同的是,过去上学是来回步行3公里,而现在村里投资为上学的孩子租用大客车,免费接送孩子到金水路小学上学。既安全又快捷,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啊!

桃园村曾有一文物,是一个石支门,坐落在进村的大道上,上有龙碑,过去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规矩,门高4米,宽3米左右,门柱、门楣都有字。可惜的是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被破坏了。与此同时遭破坏的还有纪英传家的护门板,上面有木雕刻字,一把火将珍贵的文物变成了灰烬。由于过去人们文物保护意识淡薄,虽然年岁大的人还津津乐道,但留下的文字资料几乎为零,加上很多老人已经作古,石支门到底为谁而立,上面的文字记录了什么,这些都是未解之谜。

新中国成立前,桃园村主要以种地为生,因为封建剥削和生产力落后,加上天灾人祸频繁,打的粮食根本就不够吃,过着半年糠菜半年粮的贫困生活。也有以山为生的,看山,养山,靠山上的果树及柴草换取粮食,在山上挖些草药换点零钱。村民的生活极端贫困,遇到荒年更是民不聊生。粮食产量很低,因小麦亩产百来斤,不舍得多种小麦,于是80%的土地就种了产量高的地瓜。秋收后,用搁棚、窖子储藏部分鲜地瓜,大部分切晒成干,为长年主食。为了节约粮食,冬天只好吃两顿饭。年景稍差,就要以糠菜、地瓜叶充饥。新中国成立初期,首先解决了温饱问题,但吃得还很差,连种玉米都是奢望。据1955年担任高级社会计的纪家班回忆,古朴的桃园小巷一次去楼山区开会,当时都是自己带饭,人家带的是玉米面饼子,让带着地瓜干的桃园村干部羡慕不已。第二年狠了狠心,拿出一小块地种了玉米,当时感觉还很奢侈,现在成了笑谈。合作化后,农民每人每年能分到100多斤小麦,标志着饮食方面出现了一个飞跃,这在过去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好事。1951年,桃园村划归崂山县楼山区管辖。195511月与上王埠村、东王埠村、李家庵村组建上王埠农业社,在上王埠村办公。195810月加入红旗人民公社,即后来的李村人民公社,时称上王埠生产大队。19616月,由上王埠生产大队划出,自建桃园生产大队。1984年恢复乡村体制改称为桃园村。19946月划归李沧区李村镇,200410月“村改居”后称虎山路街道办事处桃园社区居民委员会。

当时村里有500多亩土地,但由于缺水,粮食产量一直上不去。为了解决缺水问题,历届村领导带领村民四处打井,先后打了八九口之多,但都无功而返。后请来省里的水利专家,了解到这里是贫水区,打到一定深度,就是岩石,继续打,还是没水。过去用来取水的井口没水的季节,政府经常送水到村。老人传说,在村西北过去有泉眼,为了解决吃水难,老村长带领村民打了一口14米深的井,但解决全村生活和生产用水还是有很大困难,于是组织劳力在村西修水库,连干几年,修了3座水库,其中最大的一座蓄水8万立方米。但大旱时,水库也没了水。直到修308国道占用桃园村土地,村里得到经济补偿,利用这笔资金打了两口100米深的机井,这种缺水的状况才得以缓解,村民吃上了干净、卫生的自来水。由于打的是深水井,水质很好,附近村民经常到这里取水泡茶喝。

桃花、梨花盛开桃园村是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庄。春天,桃花、梨花、苹果花漫山遍野;秋天,各种果实压弯了枝头,果农们沉浸在丰收的欢乐中。几家村办工厂热火朝天,一派兴旺景象。这里不再有往日贫穷村落的破败景象,老人都有了养老金,还有医疗保险。近年来还投资8万余元,建立图书室、老年活动中心、健身路径等场所,老人们在这里打麻将、玩扑克、健身,农村有了新模样。

在寒冷的冬季,老年活动中心空调开放,温暖如春,还有专人管理。附近村的居民羡慕地说,桃园老人的生活像“桃源”啊!村里非常关心、尊敬老人,每逢老人节等节日,村里都要筹备一份礼品走访和看望老人。

桃园村村民生活越来越好。桃园人在谋求经济发展的同时,不断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该村重视对村民的文化教育,对优秀学生设立了奖学金。村里还投资30余万元硬化道路12000余平方米,翻修、硬化道路2条,对主要街道进行亮化、绿化。重视村容整洁,成立保洁队,设立垃圾池,对垃圾管理做到日产日清。这里也是万亩桃园北路景观地,阳春三月,春风拂面,沿着308国道从李村步行走来,可见东西两边山坡如梯,桃花如云似霞,连绵十几里,游人畅游其中,真是一幅美丽的风景图画。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桃园村即将拆迁,这个有着300年历史的村庄将来只能被后人保留在记忆中。

(根据纪考传、纪家班等口述整理)

——摘自李沧文史第四辑《记忆中的村庄》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青岛市李沧区委员会

地址:黑龙江中路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