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兴村
分类:文史春秋 日期:2015-10-19 统计:2971

东兴村

曲维松

东兴村建于1946年,是原东南山村和大兴村合并而成,并在两个村名中各取一字,合成“东兴”村名。东兴村坐落于李村城区的腹地,东邻北方国贸公司,西到峰山路,南至书院路,北靠少山路,是李村商圈中十分繁华的地段。

鸟瞰图追根溯源东兴村的由来,还要从1943年日军扩建沧口飞机场时强迁村民谈起。19431112日四沧区公安局的一个姓胡的官员,奉命到东南山村正式宣布:1115日开始拆房子搬迁,期限三天,不拆者就放火焚烧。宣布拆房子后,日军就在村里疯狂施威。东南山村的父老乡亲被迫含泪忍痛,亲手拆掉自己居住的房子,带着老小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一部分村民寄住在四村八疃,当时搬到阎家山村住的有王文平、曲广财、张吉全等七八家;还有27户村民在扩建飞机场的新界线以东的山坡上搭起了三角形窝棚,一家老小挤住在里边,生活十分艰难,现在这部分村民仍沿用“东南山”的村名;还有一部分村民由政府批地建立新的村庄——东兴村。

1945年9月的一天,沈鸿烈、李先良到李村三官庙开会。后任李村区二十三保保长崔子芳在会上听说,沈鸿烈、李先良第二天要到四沧区政府开会,当天回来就起草了要地皮建村的申请报告,让村民阎恒让、高文忠用毛笔书写好。第二天,崔子芳就领着80多岁的高昌绪、40多岁的周可雨等一行七八人到了四沧区政府。一进门,高昌绪就痛哭一场,诉说了被日军强拆房子后村民无地皮建房立村的困境,进而由崔子芳把申请地皮建村的报告递上。沈鸿烈、李先良看了后表示尽快研究解决。1946年春天,由青岛市地管处经办批给了建村地皮。当时扩建机场被撵的村庄有3个:达翁村、东南山村、大兴村。地管处将东南山村、大兴村两个村的地皮合批在一起,于是分散在各处居住的村民开始陆续建房。当年命名村庄名称时,将东南山村取一个“东”字,大兴村取一个“兴”字,故名东兴村。19845月出版的《崂山县地名志》和19904月出版的《崂山县志》均就东兴村村名的由来作了解释,即“日本第二次侵华期间,扩建沧口机场时迫使大瓮窖村(即达翁村)迁移,部分村民迁此立村,以东迁兴旺之意取名”。这一解释与当年确定村庄名称的说法大相径庭。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原大兴村的历史已无法细考。有一种说法是一些外地人1939年前在达翁村旁买地搭房定居,仅有三四十户人家。村中空地上还建了一个太仓造纸厂。飞机场拆迁后外地人风流云散,不知搬到何处,所以现东兴村居民大部分是原东南山村的村民。

东兴村建村初期仅有35户人家,160口人,土地20亩,其余的土地都被日军修飞机场强占,农民们没有了经济来源,只能到沧口和四方一带的几个纺织厂里做工,维持着较低的生活水平。在那些暗无天日的岁月里,村民们家家都有一部辛酸的血泪史,再向前追溯,青岛建置百年以来,村民死于非命、受欺凌、做劳工、当壮丁、扛长活、要饭吃的比比皆是,不胜枚举。1897年,德国侵占了青岛。1915年,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打败驻青岛的德军,侵占青岛。东南山村的曲广栋、曲广财、周永树、崔考、王德源、王德温、王德财、崔永聚、崔永顺等9个人在青岛给德国修建塘子楼时,日本的一颗炸弹爆炸,周永树、崔考当即死在血泊中,那时他们都是青年小伙子。1923年张宗昌任山东督办时,土匪横行。115日这天晚上,崔永升被土匪割去一只耳朵,王文礼的父亲王德财被土匪从背后用枪打死。1941年,日本侵略者抓劳工,崔学海、万和君、张吉清和宋德昌的哥哥到黑龙江哈尔滨的劳工营给日本修铁路,险些被铁道上的工程车压死;同年,崔延球的侄子和崔学诚的哥哥被迫去给日本人牵马,至今已时过67年仍杳无音信。1942年,张吉清被日军抓去山西大同煤窑挖煤。1942年至1944年曲维明两次被敲诈绑票。1944年崔学江等多人给日军当劳工修飞机场,常遭毒打、罚跪,跪的时候要露出双膝,跪在烧过的煤渣上。

1949年5月下旬,国民党军队从大陆彻底败退的时候,其抓壮丁、拉民夫的狂妄之势,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东兴村1550多岁的男人都四处躲逃。那时已近五月端午,满坡的麦浪迎风起伏,正等待着它的主人去收获,哪知它的主人就在它的身边趴着,一两天捞不着吃;还有的躲在飞机场东边的防空洞里,遭受着刺骨的凉水浸泡。1949530日下午5时,两个国民党兵撞进张学礼家的大门,强要胶轮小推车用。当时,张学礼的母亲有孕在身,哀求说:“小车坏了,请老总原谅。”结果就在大门口,国民党兵用枪托朝着她的前胸拼命地捣,直到打昏在地才算完。周忠文在新村后坡给刘文玉当小工,做寿坟,当场被国民党军队抓去,至今无音信;万和义当时因家境困难而被雇了兵,随国民党军队去了台湾。东兴村被迫去台湾的还有郭玉莲(又名郭秀香)、崔延富、宋德昌的大哥、二哥,宋敦昌的大哥、周忠臣的大姐,上述8人除了周忠文、崔延富以外,其余6人在1990年都曾先后回到家乡母亲的怀抱,重温故乡情,他们当时的心声是:“隔海相望四十年,故乡母亲梦中现,近日踏上故乡土,盼等来年再相见。”

东兴村在19498月属南海专区崂山行政办事处李村区;19616月称崂山县李村人民公社东兴村生产大队;198411月恢复行政村,属青岛市崂山县李村镇;19946月属青岛市李沧区李村镇;20001月属青岛市李沧区李村街道;20027月实行“村改居”,设立东兴社区居民委员会;20055月东兴社区居委会改为青岛东兴工贸实业总公司。

新中国成立前,东兴村是一个贫穷的小村庄,没有赖以生存的土地,经济十分困难,村民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村中的文化教育事业发展更为缓慢,村里只有三间平房的私塾,有20多个孩子就读,从南渠请来一位名叫吕子元的先生教书。全村只有几副高跷腿子和一套锣鼓维系着所谓的“同乐会”,就是全部的文娱生活。

1949年62日青岛解放了,人民当家做了主人,村民生活逐步好转。经过土地改革,贫困农民分得了土地。村民积极参加互助组、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发展农业生产。1956年成立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进行土地调整划片,由河北村、杨哥庄村划给东兴村土地180亩。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形式将农民个体所有制改为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实现了基本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合作经济,有条件进行规模空前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兴修水利,改良土壤,积肥造肥,贯彻农业“八字方针”,大力发展粮食生产,村民的物质生活得到了相应的提高。

为了发展经济,1965年村里建起了纸盒厂,既安排了30余名剩余妇女劳力,又增加了村里的经济收入。1966年建起水泥预制件厂,大幅度提高了村级经济收入。当时劳动力日值达到了两元多。1975年建起了纸箱厂,土建投资20万元,设备投资25万元,年产值90万元。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解决村民住房问题,仅在1980年就批了23户建房地皮,其中自建二层楼15处,平房8处。

1983年新建了800平方米的索具厂厂房,土建投资80万元,设备投资30万元,年产值170万元;1989年建村民住宅楼4座,计10200平方米,解决了40多户村民的住房问题,并出售了商品房,增加了集体收入,同时硬化路面400平方米;1993年硬化村内的4条街道800平方米,铺设了污水沟,改善了环境卫生;1994年建起了3000平方米的书院路46号楼,用于租赁和集体使用;1996年建起了600平方米的青峰路39号楼,作为村办公楼;1997年建起了600平方米的峰山路28号楼,用于租赁和出售。

改革开放后的1983年全村总产值47万元;1992年全村总产值862万元;2007年底全村总产值达19335万元,利润总额836万元,上交税金508万元。

随着经济的发展,村里还加强精神文明建设。1990年办起了一个40多人的秧歌队,丰富了村民的文化娱乐生活。加强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长年设专人值班巡逻,保卫一方平安。长年有专人清扫卫生、运送垃圾,保持全村的卫生环境。重学重教,每年向中小学捐助人民币1万元以上。每年给全村70周岁以上的老人送生日蛋糕,祝他们健康长寿、安享晚年。每逢春节、中秋节,为全村村民发放节日物品,老人节给退休老人发放礼品或现金。

为保障村民的老有所养,解决他们生活上的后顾之忧,2000年开始为村民办理了养老保险,参加人数294人,参保率100%。村民8年来共投保险金444?3万元,每人每年平均1889元。

东兴村曾经多次得到上级表彰。1983年被授予青岛市文明村庄。

在抗美援朝期间,东兴村人踊跃参军参战,在历史上留下光荣的一笔。崔学良,自幼勤奋好学,抗美援朝期间投笔从戎,立志保家卫国,19511月由青岛第三中学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伍后,历任参谋、主任等职,多次立功受奖,并于1957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5月在贵阳因公牺牲,时任空军三九三八部队通讯主任(副师级)。

                                                                                                 ——摘自李沧文史第四辑《记忆中的村庄》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青岛市李沧区委员会

地址:黑龙江中路615号